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福建白癜风初期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7:37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福建白癜风初期危害,普宁白癜风医院,黑龙江白癜风会遗传吗,安徽如何治好白癜风,烟台白癜风早期危害,麻江白癜风医院,济宁白癜风的病因

原标题:欢乐颂里渣男太多?不渣怎么上热搜

什么叫悲剧?

刚上大一的男生到药店买计生用品准备结账,他暗恋的女生恰巧从身边经过,看到了这一幕——而店员误以为他俩是一对,还怀着善意提问是否需要一起结账。

这个时候,男生再怎样解释,效果都等同于掩饰。何况,解释的理由还蠢得要死:今天老师上课讲到安全问题,我对此感到很好奇,就想买一个来看看它究竟是什么样子。

在女生眼里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事实。最后,两人当然没戏。女生后来找了个妥妥的经济适用男,重要的是,据她目测,该男在遇见她以前洁身自好,肯定没有使用过计生用品。

上述桥断来自韩剧《请回答1994》。

那么,什么叫喜剧?

在大城市打工的姑娘邱莹莹出门推销东西,男友应勤表示不放心,于是陪着她。应勤提起刚认识的女生曲筱绡,邱莹莹酸溜溜问他是不是对曲筱绡一见钟情,应勤赶紧否认。邱莹莹提醒应勤:以后要是再问她关于曲筱绡的事,她就让他闭嘴。与此同时,她开启手动模式,用手捂应勤的嘴,应勤则趁机抓住邱莹莹的手,这让邱莹莹很不好意思——应勤当时内心戏想必是:努力忍着笑意和满意——看来邱莹莹真是一个传统的、自尊自爱的好姑娘。

应勤是谁?

《欢乐颂2》里的甘草角色,性别:男;职业:程序员,作用:形同中药里的甘草,配角。在之前的剧集里,通常是这样的:有应勤出现的镜头,对观众而言,意味着马上可以去上个厕所了。

然而,在《欢乐颂2》的第16集播出以后,应勤上了热搜。

怪曲筱绡咯,在饭桌上说了句——22楼里就只有关雎尔还是童子身。应勤脸色马上暗了下来,同时让邱莹莹跟他一起去外面。

接着,邱莹莹哭哭啼啼地回来了,还抱着樊胜美哭诉说,应勤问她是不是处女。曲筱绡立马出去追上应勤把他暴揍一顿,同时,安迪也加入暴揍行动之中。

随后,应勤跟樊胜美解释此事,自称是个严肃认真的人,所以在结婚之前不会乱来。接着应勤上纲上线,表示他不相信邱莹莹这样不自爱的人还能爱别人。

于是,应勤就上了热搜。

再后来,五一假期回来的关雎尔打开邱莹莹房门,却被呆坐在地上的邱莹莹给吓了一跳。原来邱莹莹没事翻看应勤的朋友圈,发现应勤立刻又有女朋友了。

网友们各种对于应勤的指责,也是够了。

热搜还在积极讨论的是:一对男女最终结合在一起的基础,是房子,票子,还是——处子?

这样的讨论也是够了。

我们是不是还可以讨论另一个问题:到底是怎样的心痒难耐,致使一对男女必须互撩乃至发展到后来要携手共度余生?其实,花在谈情说爱生儿育女的时间,就算不能用来做些所谓伟大且体面的事情吧,至少还能干点更轻松的。

然而,人们的确感觉谈情说爱十分有必要——基于生物性社会性等需要。

谈婚论嫁之前的重要环节是调情。

调情,是一种消遣,人类因为对人生的思考细腻绵长,所以需要表达和言说,需要有人回应。而回应者既然发现有人在发出交流和沟通的诚意与需求,感受到了共鸣,所以,情不自禁地要对这个声音做出回应。

于是,就有了《西厢记》里张生跟崔莺莺月下隔墙吟诗、以文交手的桥断。

高手过招,哪怕只是流于表面的、戏谑的交流,也是极有意味的,这是两个有趣灵魂之间的对话。《西厢记》让我们相信,原来在古老的中国,竟然也有男人愿意关心一个女子是否拥有美丽且有趣的灵魂。这是《西厢记》的文学史地位高于它的源头《莺莺传》的原因之一。

一般人看《西厢记》,觉得不过是撩妹日记而已,而往往忘了,在女性地位低下的特定时代里,它是有先锋意味的,它其实是两个知识分子优雅的交谈记录,而且这种交谈建立在大众不熟悉的情境之上——张生与崔莺莺互相应和的诗篇中,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私人语言,他懂,她懂,而其他人不懂。这种表达方式,具有排他性,将那些不具备相似词汇量的人都排除在外——这样的诗篇,带着私密性与亲密性,有着意定神闲、措辞优雅的外表,同时暗藏情深意长的内里。这样的交流,是文雅而机智的才华,是两个灵魂在交流各自对生命的理解。

现在,做好准备,马上穿越到2017年。

周冬雨跟金城武的《喜欢·你》上了院线,虽然被诟病套路满满,但是,至少它做对了一点:霸道总裁金城武最初被只识其菜、未谋其面的小厨师所吸引,源于她做的菜式独特,于是,他不断出题,她不断做菜来解谜——两人隔空交手,以菜会友——几个回合交流下来,他认为她能读懂他的灵魂,她认为他能驾驭自己的不羁。

当一对男女具备了相当的感情基础,后来胡说八道的剧情才能够顺利展开。

《喜欢·你》在调情套路上,是时尚版的《西厢记》,其核心价值观是:一对陌生男女之所以会互相吸引,首先基于他们的灵魂原来在同一频率,所以才会金风玉露一相逢、立刻心率不齐。

而《欢乐颂》里关于邱莹莹与应勤的感情戏,描摹过于简单。他们之间精神交流明显欠缺,连“以菜会友”层次都达不到,堪称“熟悉的陌生人”。所以,应勤曾经想当然、一厢情愿地以为邱莹莹“保守”“传统”“可爱”,并且“可能是处女”——该结论其实基于恋爱初期她某些略显羞涩的身体语言。

而邱莹莹声称她爱应勤的理由是——“他很刻板但很实诚”,“他就是我觉得最适合的那个”。根据剧情,我们甚至很难判断,邱莹莹跟应勤谈恋爱,是基于对方灵魂的吸引力和彼此交流、共鸣的需要,还是看中他是一张有升值潜力的长期饭票。

欠缺强大灵魂交流基础的恋爱,当然很容易被各种外来力量拆散。其实,何止是所谓的爱情才会如此,伪爱情,伪婚姻,伪兴趣,伪事业,等等,什么东西一旦加上个“伪”,当然就没有排除万难的精神基础。

处男情结,或者处女情结,就成了分手的最佳借口,并且在某些人眼里,貌似道德正确。

《请回答1994》里,有处男情结的女生如愿以偿地跟一个貌似纯情的男生结了婚,这是套路。《欢乐颂2》剧本比起第一季,水准下降不少,所以,为了保证不时地上热搜,编剧需要冲突,需要制造话题,所以,不顾生活逻辑,让一个冷静理智的程序员去当面质问女友你是不是处女——这种狗血剧情能够出现,当然也是套路,跟某些网友大喷特喷的什么“国民劣根性”可能没有多少关系。

电视剧暂时还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是,到底什么叫纯洁?男的婚前没有使用过计生用品,女的婚前那层膜完好无损,就是纯洁?

安迪在《欢乐颂2》里说过:爱情本来就该是纯粹的,不论你有多少财富。

把她的台词拓展一下,大概可以视为“纯洁”的定义:一个独立的、内心强大且成熟的个体,在郑重地开展一段持久而稳定的两性关系时,理由不是基于利益和算计,而是基于两个有趣而独立的灵魂之间的互相吸引、交流、沟通的需求。

如果剧情改一下,让邱莹莹理直气壮地对应勤这么说:我长得还可以,我是处女,我需要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让我衣食无忧,而应勤你刚好吻合这些条件,而且,既然你笃定地非处女不娶,所以,必须娶我!

这样的邱莹莹,虽然是生物学意义上的处女,未必见得就比现在剧情中的邱莹莹更纯洁——因为那层膜,成了她的议价工具。来源国际在线)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四川根治白癜风的药物